博湖县社会趣闻
所在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《春潮》:以“傻气”保护内心的童真_娱乐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6-07 00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张冲

《春潮》于5月17日在爱奇艺线上超前点映。电影中出现了诸多北方元素??方言、习俗与空间等,加之以超现实主义手法对美好、天真与温暖的追索,一边看一边想到了李樯编剧的电影《立春》。两部片中的女主角对生命美好的憧憬与愿景何其相似,却又有着不一样的力度、深度与完成度。

“黑夜也是一个太阳”

艾伦?麦克法兰认为,在现代性过程中家庭是“一个半亲属、半陌生人的结社”,在发展过程中逐渐成为政治权力的终极单位。《春潮》中的“家”具有社会空间意义,姥姥纪明岚(金燕玲饰)当年为了改变农村户籍,与城市户口的“大流氓”组建家庭。“单纯的南方姑娘”不但成功甩掉了第三者的帽子,还利用言语的优势博得外人同情,以掌握家庭空间中的核心权力。因为婚前史,加之“阴影”心理的驱使,现实中获利的无产阶级成员纪明岚厌恶夫妻生活,并站在道德制高点的高度,打压、侮辱丈夫的性与欲望,并将这种打压、仇恨与斗争移置至女儿郭建波(郝蕾饰)身上。膨胀的母权与扭曲的妻性,导致好脾气的丈夫对其进行反阉割行动:在公共场合暴露身体、摸其他女人并将卖淫小姐带回家,致使核心家庭解体。此后,纪明岚将母权的权威移至男性缺席的三代女性之家中,其威力与胁迫常常爆发在一张狭小的饭桌空间内。母女间的私人距离,超越了叔本华所比喻的人与火的距离。纪明岚将火伸向女儿的现实与梦想,对其进行摧残与毁灭,导致郭建波灼伤连连,俟时反击、颠覆与解构其母权。

从心理学或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讲,带有伦理血缘关系的女女关系比较复杂。女儿郭建波的勃勃生机与纪明岚的劳累、衰老形成对比,导致二者之间的关系微妙而紧张,呈现出生命意志本真的多元性。女儿“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”式的孤独、落寞,令在柴米油盐中掌握话语权的母亲失衡。她辱骂、诅咒女儿,令其在家庭与工作空间中的存在显得不合时宜。在被母权阉割与火炙的四十年中,女儿也试图重建“想象界”来安放现实中无处安放的“小写的他者”。她假借记者的职业道德操守来移置生活中的非理性情绪,以“艾滋病、性侵、失落、拆迁、怒杀与暴力”等主题对社会进行报道与批评,却被母亲污名为“畜生不如”。面对母权的污名化、压抑及对爱的阉割,女儿和父亲一样,对母权进行了反抗与颠覆,即使受到母亲咒诅般的报应??孤独、贫穷、孤儿寡母与疾病缠身,亦不肯妥协。她不肯顺服母亲择良而嫁,而以不知其父为谁的自己女儿的出生,来反抗母亲。与音乐家的欢情、台湾师傅搜集的大海声以及女儿的爱??郭建波极力呵护生命中这些短暂存在的柔软、天真和美好,这是她暗黑人生的希望之光。所以当姥姥对外孙女继续蔓延母权权威时,郭建波采取行动:夜里母亲身体出问题找药时,郭建波出门瞥了一眼后,返身关上房门,一片漆黑。尼采说过“黑夜也是一个太阳”。“弑母”行动后,郭建波在医院里耐心而仔细地照料安静如婴孩的母亲,后者的母权此时已消解殆尽。